罗马字体

手機新聞網

新聞客戶端

罗马数字1到12大写:莼菜小記

罗马字体 www.mjjeoh.com.cn 葉梓

小時候,老家的屋檐下,木工出身的祖父把八仙過海的故事講得繪聲繪色,我也聽得滾瓜爛熟。以至于后來,見到水八仙這個詞時,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它們一定是水里頭的八大神仙——神仙不在天上,就在地下,所以,我這么想當然的看法也是一個北方人情理之中的事。但是,當我第一次品嘗到雞頭米并且知道它是水八仙之一時,才知道水八仙原來是蘇南一帶的水生植物,它們是一個小分隊,是江南水鄉物產豐饒的一則注腳——如果以我認知的先后順序依次寫下它們的名字的話,應該是雞頭米、莼菜、茭白、蓮藕、茨菇、荸薺、水芹、紅菱。

這些名字,一聽,就水靈靈、濕漉漉的,頗有詩意。

第一次吃到雞頭米,我專門寫過一首詩以紀其事。老實說,我在狗尾巴草隨風搖擺的北方生活的時候,每天大碗喝酒大口吃肉,真不知道世界竟然如此遼闊,更不知道南方水鄉里竟然有這些味蕾之美。然而,當我在南方水鄉卸下自己的肉身與夢想,從雞頭米開始一一認識水八仙時,我竟然有點移情別戀地喜歡上了它們,像這里的土著子民一樣,臨近上市之際,就開始萬般思念了:可拌可炒的蓮藕、生吃起來爽脆的嫩菱、剝下殼宛似一截白蠟燭的水芹,都給了齒頰留香的美好記憶。我一直在想,如果有一天能靜下心的話,就給它們寫一冊書,也是件有意思的事。我本俗人,有時候,寫文章需要去拼個五個一工程獎,有時候又想踏踏實實地寫寫大地上的物事,寫寫自己感興趣的事,多年以后說不定會得一個時間的工程獎。

水八仙,當然是八種植物。據說,列于首位的是茭白。我一個北方人,不解其意。不過,在我的味蕾記憶里,水八仙仿佛一場旅行,這旅行是始于雞頭米、終于太湖莼菜的。為什么這樣說呢?遷居吳中之前,我在杭州的蕭山生活過三年多,期間吃過杭州的西湖莼菜,當然也吃過蕭山湘湖里的莼菜。既然如此,為何又要說終于太湖莼菜呢,因為它是一款適合懷鄉之胃的菜。晉代的張翰是“莼鱸之思”典故的主人公。據史書記載,他為官中原時,因為在一場秋風中思念故鄉吳中的莼菜與鱸魚而生出萬般感嘆:“人生貴適志,何能駕官數千里,以要名爵乎?”于是,他真的棄官歸鄉。張翰因莼菜而思鄉,我的家鄉雖然沒有莼菜,但我在南方的餐桌上遇到莼菜時,總會無端地想到張翰,想到大地上的那些異鄉人,當然也會想到我的芨芨草越長越豐美的北方——是的,我常常在秋風里的太湖里悵然北方。

偶爾,還會潸然淚下。

除了張翰的故事外,關于莼菜,《世說新語》里有一段對話:

王武子給陸機說:“羊酪極好吃。”

陸機聞之,有點不以為然:“有千里莼羹,但未下鹽豉耳。”

自此以后,莼羹遂成一道江東名菜。“諸菜之中,莼為第一”,這是《齊民要術》里的記載。這本書里還記載莼羹是一種以鯉魚、莼菜為主料,煮沸后加鹽鼓而成的菜肴。事實上,這已是一種古老的技藝,今人似不多見。因為偏愛莼菜,有一次,跟朋友一起專門跑到采莼現場玩。采莼一般在晨曦微露之際,因為剛剛過清明,尚有春寒之氣,采莼人在湖面上的忙碌模樣,讓我覺得古代的《采莼圖》過于詩意也有些避重就輕了。采莼人把它叫作掐莼菜。

《耕余錄》云:“莼菜味略如魚髓蟹脂,而輕清遠勝,比亦無得當者,惟花中之蘭,果之荔枝,差堪作配。”莼菜是水八仙里對水質要求比較高的一種,因此也有點嬌弱,而它的味,妙在無味之味,入口時舌尖上那種滑溜溜的感覺,說也說不清,像一場悵然若失的相遇。莼菜有補血、健胃、止瀉之功,可煮、可炒,燒湯最佳。我曾試做過幾道湯羹,味道一般,偶爾有一次味道頗佳,我就興致勃勃地開了瓶黃酒,聽一支評彈,仿佛真的成了一個蘇州人。

    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常熟日報”和“常熟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:0512-52778455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
[責任編輯:浦斐]

標簽: